終於弄明白《七日生》這個劇名的含義,文文帶給我四點思考

  • 时间:
  • 浏览:7
  • 来源:国产男同志免费_国产欧美国日产_国产青年GAY同男视频

本文由娛樂(niuhzan.com)整理發佈

原標題:終於弄明白《七日生》這個劇名的含義,文文帶給我四點思考

《七日生》確實是國產電視劇中難得一見的強劇情、快節奏,幾乎可以和美劇相媲美,看第一集時就聯想到瞭經典美劇《24小時》,28集講完7天的故事,緊張的劇情、錯綜復雜的人物關系、猜不到結果的人物命運,每一集都看的人大氣都不敢出。

李曉宇掩護邱永邦出千打破自己原本平靜的生活軌跡,接著每一個人的命運就都不受自己掌控瞭,文文被綁架、洪銀河被反派盯上、載滿一車人質的旅遊巴士開往邊境,各懷鬼胎的人在路上鬥智鬥勇。

每一集都有猝不及防的高潮,讓人看的脊背發涼、手心出汗,編劇確實有誠意,將劇本打磨的很精細,如果用心看也會很燒腦,因為會不斷的推敲細節,反復辯證。比如為什麼綁匪一定要費勁把洪銀河帶到邊境取現金,而不是轉賬?原因是警方已經知道洪銀河被綁架,那麼他的賬戶,以及資金流入流出情況肯定已經被嚴密監控,轉賬不但會暴露綁匪的資料,沒等他們將錢提出來就會被凍結。

更讓我喜歡的,是對角色的生動塑造,已經對人性的深刻挖掘,李曉宇、邱永邦、簡妮、文文和洪銀河等主角都塑造的很完整,配角也不甘示弱,編劇在這輛不知將開往何處的大巴車上完成瞭非常精彩的群像塑造,其中的規律是,越害怕、越脆弱的人越早的暴露本性——不懂得隱藏自己,跳梁小醜馬總想要撇下洪銀河自己逃跑、洪銀河完全不想掩飾而急於公開自己和簡妮的父女關系(他完全不考慮這樣做的後果,會不會給簡妮帶來更多危險);越勇敢、越堅強的人藏得越深,讓人摸不清、猜不透——邱永邦既幫綁匪看守車上的人質,又瞞著綁匪救受傷的警察,他到底想不想救文文?對李曉宇是真情還是假意?這個角色就像警匪片裡黑化瞭的臥底,遊走在正邪邊緣,讓人猜不透;佈萊德前期一直是簡妮的追求者和守護神,沒想到後面揭開他是退伍警察的身份,讓這個角色的走向也變得撲朔迷離。甚至原本代表正義的警方也充滿不確定性,不但有黑警,兩個主力警探也產生瞭分歧,這些角色的不確定性,進一步將劇情引向未知。

“七日生”指的原來是文文

編劇對角色的塑造有多厲害?女二號文文一直被綁著,鏡頭不多臺詞更少,但這個容易被觀眾忽略的角色,其實是劇情往前走的源動力,她處境的每一次變化都會讓李曉宇和邱永邦一夥的關系僵化一分,可謂是牽一發而動全身。李曉宇的目的很單純,就是救文文出來,劇情之前的交代一直是說人販組織綁架女孩之後會將她的資料掛出來,然後三天就會交易,但12集裡,李曉宇在筆記本上查文文的資料時,終於提到7天完成整個交易過程,而查到文文時卻發現交易關閉瞭。

看到這裡豁然開朗,原來劇名的“七日生”其實指的就是文文啊!七天的時間裡,李曉宇既要守護大巴車上的人質,抵禦匪徒一次次的圍追堵截,又要在廣袤的郊野裡尋找文文的蹤跡,隻有在有限的七天裡找到並營救,才能“生”,否則就會被賣掉再也找不到瞭!

而文文先是撇下李曉宇去追求夢想,被塞姆綁架後幾經輾轉,到13集甚至被捆上炸彈形勢進一步危急。在這個過程中李曉宇和邱永邦數次營救無果,每一次和匪徒交鋒都被逼到幾近絕望,也引領觀眾步入更緊張的境地。而認真想一下,會發現她和李曉宇的關系,越過這次綁架案,有更多讓人思考的空間。

文文和李曉宇孰對孰錯?

第一集文文先是和李曉宇攤牌,表達出想要分手的意思,然後決絕的坐上瞭塞姆的車去追求她的明星夢。而另一邊踏實的李曉宇是踏實有仗義的人設。這個開局很容易讓人給文文扣上“no zuo no die”的帽子,這不就是個愛慕虛榮的綠茶嗎?

然而隨著劇情的推進,這個結論被慢慢推翻,原來文文也是個忠於愛情的好女孩啊!特別是在李曉宇的回憶裡,文文在答應戀愛的那一刻,曾許下不可以提分手的約定。每一對戀人,在剛交往的時候都是一樣的甜蜜。但為什麼會是這樣的結果?首先,文文可能隻是追求夢想,並非愛慕虛榮,他上瞭塞姆的車隻因對方是個能帶她出道的攝影師,她知道塞姆不是有錢的公子哥。文文對陌生人不設防固然不對,但李曉宇是不是缺少對女友的關愛和理解?如果文文上車的那一刻他追上去並阻止,可能就沒有後面的綁架案瞭。而從兩個人的對話中也會發現,李曉宇根本就不知道女朋友想要什麼,也沒想過努力去給到她想要的一切。

分手的情侶都缺少這一次“意外”

文文被綁架後,她和李曉宇這對“苦命鴛鴦”的情感又有瞭變化。李曉宇發現文文對他來說是最重要的人,為瞭救她自己可以奮不顧身;而文文也發現李曉宇是自己逃出魔掌的唯一一根救命稻草,至此才發現對方身上的好,甚至在酒窖和簡妮綁在一起時,透露出想和李曉宇結婚的想法。

其實李曉宇和文文的情侶關系,以及心態上的變化都很寫實瞭,現實中太多情侶都是這樣,在一起久瞭分歧和隔閡逐漸拉大,覺得對方不再適合自己,憧憬能找到更好的另一半而分手,但就像錢鐘書寫的吃葡萄理論,誰知道下一個是更好的或更差的?被綁架讓李曉宇和文文都意識到對方的重要性,現實中最終分手的情侶們可能都缺少這樣一次意外吧!相識相愛不容易,多溝通、多為對方著想,愛情和婚姻需要經營。

漂泊異鄉的自我迷失

不過話說回來,在生活的打磨和周遭環境的侵蝕中,人都會變的,李曉宇記憶中答應和自己戀愛,說不期望自己有錢有房的那個文文,和提出分手而去追夢的文文根本就是兩副嘴臉,這就是血淋淋的現實。在《七日生》中,李曉宇想要在美國買房,目的是證明自己的價值,他最終還是想要回國,開旅館的夫妻也想要回國,每個漂泊在異國他鄉的角色,不管有錢沒錢,看上去過的都不幸福,飲食習慣的不同、文化風俗的壁壘,以及對祖國對傢鄉的思念,對於他們來說其實是精神和物質都難易填補的缺憾啊!如果李曉宇和文文要是在國內呢?可能整個故事都要改寫吧!

但是,我們不能將故事推翻重來,隻能對接下來的劇情做一些猜測。走到這一步,李曉宇和文文還會繼續在一起嗎?李曉宇為瞭救對方願意舍棄生命,文文在酒窖裡也許下瞭嫁給對方的諾言。我祈禱七日之後文文安然無恙,兩個人如果驚魂之後選擇回國,相信他們會在一起,如果還是繼續留在美國,文文會願意陪著李曉宇繼續住房車嗎?